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+B | 3rd May 2012 | ACG - A | (149 Reads)

Picture
本人因為惰性而決定一口氣將14至17集補完,但在這短短四集內發生的事情實在不少,所以…儘量長話短說吧。 (拖)

在第二季再開時是承接上一季第13集故事 ─ 數名Servant合力討伐Caster,結果理所當然是以Caster的敗陣作為此仗終結。但此仗同時又指出數個令人心感興趣之處,如綺禮出手拯救雁夜和Berserker對Saber的敵意等。前者在第十七集的結尾已發揮作用,時臣亦因而退場,此外Lancer組亦在此四集中全員死亡,本人實在不得不佩服劇本對角色的處理手法毫不留情。
 
先說最先退場的Caster,考慮安排Caster最後看見貞德的幻象來讓他釋懷,他的退場可說是眾人之中最受優待的。但可惜劇本同時又安放大量分支在Caster一戰中:先是Berserker的亂入、接著是時臣和雁夜的對答,最後還要抽時間來讓Lancer解除Saber手上的咀咒,所以儘管有兩集的時間,Caster的戲份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高。而第十五的重點更是放在Saber初次使用誓約勝利之劍,此幕的作畫質素和仔細度實在高得驚人,表現手法亦可說是更勝電影版。但…資金這樣燒下去,接下來沒有問題吧?
 
Picture

而龍之介比Caster更早退場,死因是被切嗣狙擊而死。龍之介同樣地受到劇本的照顧,好好地讓他說了遺言後才讓切嗣開最後一槍。而從劇本出發,龍之介這角色實在已再無沒發揮空間,因為不是魔術師的他根本無法登上此後的大戰、同時在第一季已安排時間讓他大談自己的理論和哲學,所以讓他在此退場亦屬合理之舉。
 
其次要談的是Lancer一方,說實話本人猜不到他在Caster死後也立即在次回死亡。看見他的死亡方式,本人只可以慨嘆一句「槍兵果然是幸運E的代名詞」,第四次和第五次聖杯戰爭的槍兵也是落得不得不自殺的局面,而第四次的結局甚至比第五次更淒慘。而就情況看來,Lancer對Saber的咀咒已被解除、肯尼斯亦不能再使用魔法,劇本同樣用「他無法再為劇情再出貢獻」而將其抹殺,但偏偏安排如此悲壯的退場方式,虛淵你真是筆下不留情…

Picture
 
而和Caster的情況相似,重點不是在Lancer和Saber的決戰上,而是切嗣在此一戰的處理手法和他與Saber的對話。儘管有人批評他的手法不光彩、低下等等,但本人看來切嗣的處理手法實在是妥當,將Servant和Master同時殺死以除後患確實是最為保險的做法。相反Saber過於執著於騎士道,一對一的決戰還可說得去,但國與國的戰爭還在講究騎士道實在愚不可及。反之切嗣同時批評反映Saber只看見戰爭光榮的一面而忽視了敗者的末路,此亦與上集Saber使用誓約勝利之劍時,愛莉將Saber形容為常勝皇者相呼應。
 
最後說一說時臣的死亡,時臣的死在Fate Stay Night中早有決定,否則根本看不到綺禮和切嗣的決戰,現在唯一的問題是切嗣發生什麼事才讓他一心留在冬木市安渡餘生?除了Fate Stay Night的決定外,時臣的死亡已經埋下了不少伏筆,基本上由開始他已和Archer不和,加上綺禮從中再梗,所以…時臣一路好走吧。而在時臣離開前他也有充足的時間交代他的心態和背景,作為魔術師作出決定而令女兒失去父愛,藉此換取她的未來。此舉無疑是令雁夜無法接受,因為二人著眼點不同,時臣由魔術師的身份作決定;雁夜即是由父親的角度作出否定,儘管二人已再無法對決…
 
除了劇本的出色演繹外,OP和ED也十分不錯的說。而當中本人十分欣賞ED,因為歌詞是由愛莉出發,同時使用切嗣和愛莉的插畫作補充,但這個有時間才動筆再說吧。